奈何

     A城范家今天热闹的很,“听说了么,范家二少爷今天娶妻。”“什么,范家二少不是跟黄家少爷交好吗。”“不知道,去凑个热闹吧。”

   此时的范宅,一半热闹,一半凄凉。一边敲锣打鼓,一边哭声漫布。左边的是黄明昊的葬礼,也就是黄家少爷的葬礼。而右边,则是范丞丞的婚礼。范丞丞坐在化妆桌前,男人的脸棱角分明,浑然天成的冷淡此时尤为冷酷。他看着镜子的眼睛没有任何光彩,只有心灰意冷。而他背后,是黄家小姐,黄如月。她笑的很开心,也很得意。范丞丞看着镜子里的黄如月的脸,神色愈发冰冷。

    婚礼开始了,宾客纷至热闹的很,可范丞丞就像一块冰,没有笑容,没有动容。看着黄如月像极了黄明昊的脸,他……不忍直视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黄明昊正走过奈何桥,脑袋里与范丞丞有关的记忆纷纷闪过。他眼泪止不住的流。他等了5年,终于等来了范家的聘礼,可下聘的对象是黄如月而不是他。而昨天黄如月带着医院的诊断书来到他房间,告诉他,她怀上了范丞丞的孩子。黄明昊不想信,也不敢信。但是终究接受不了,闭上眼睛,拿起刀自杀了。

    他走着走着,走到了孟婆那。“婆婆,这汤我能不喝吗。”他问,“小伙子,这汤啊都要喝的,就算你有什么心愿未了啊,也不能坏了规矩。”黄明昊站在那,“这汤苦吗。”“怎么会不苦啊,这汤啊,苦的很。”“那我能在这等他吗,我想给他加点糖,他最怕苦了。”孟婆没在说什么,便让黄明昊在他旁边帮点小忙。自那以后,每个过桥的人都会看到一个端着汤笑的开心的男孩子,日复一日年复一年,端着一碗汤,一直在等。等着那个记忆里的人。

   而黄明昊执意要等到的范丞丞,新婚当日走进黄明昊之前的房间,看着他的照片,眼泪流下。

   哪怕强大如范丞丞,也不得不低头。即使范丞丞知道黄如月说的是假的,但在爷爷的威胁下,和黄家的威逼下,他不得不低头。他看着黄明昊的照片,看向外边。外边的雪很大,他想起了他和黄明昊相遇的那个冬天。男孩的眼睛很亮,没有怨念没有伤心,只有快乐和阳光。而此时范丞丞想起的,就是昨天黄明昊哭着来找他,眼睛里的伤心与难以置信。他不知道怎么回答,只能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他看着黄明昊的照片,“昊昊,如果能再来一次,希望我们不要再相遇了,除此之外,别无所求。”